财科院白景明:疫情不会破坏经济整体供求系统

点击:    作者:博狗app    来源:博狗bodog    时间:2020-04-10 23:16

  新冠肺炎疫情阻击战仍在继续,防控疫情成为首要之举。而如何评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宏观政策具体如何发力,也成为迫切需要关注的线日上午,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人民银行副行长、外汇局局长潘功胜表示,疫情可能会对我国一季度的经济活动造成扰动,但疫情得到控制后,经济会较快回到潜在产出的附近。“2003年SARS时期扰动的是当年二季度的经济增长,三季度经济迅速出现了反弹。所以,我们认为,疫情缓解以后,中国经济将会迅速企稳,并且前期推迟的消费和投资会有释放,中国的经济会出现补偿性的恢复。”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白景明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表达了相同看法:“疫情对一季度经济会产生一定影响。但疫情本身对供求基本状况的冲击不会太大。目前看,疫情不会破坏中国经济整体的供求系统,也不会动摇基础结构的稳定性。”

  白景明:看待疫情对经济的影响要有前瞻性,具体影响要从多方面来看。第一,疫情没有冲击或破坏整个供求结构;第二,客观而言,疫情对当前经济特别是对消费的影响一定程度上有所加大;第三,疫情会使人们被迫加大对公共卫生用品的需求;第四,疫情将会对人们的消费理念和投资观念产生一定的影响。例如“SARS”之后,三亚房产的需求大幅度增加,人们更愿意到环境好的地方居住。这次同样如此,人们可能会思考住在什么地方好,是选择人口密度高还是相对低的地方。同时,也会有意识地更加注重食品结构,关注卫生情况。

  时代周报:有观点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更重要的负面影响是财政收入和居民可支配收入?

  白景明:当前来讲,财政收入肯定会受到一定的影响,这不可避免。但这种影响不是长期性的,对全年财政收入影响不会太大,无需过度担心。

  而且需要注意,春节中有的消费行为不会消失,只是会延迟出现。比如原本准备春节期间去外地或国外旅游,在疫情结束以后可能会再度提上日程。如果因为疫情春节没有回家探亲,也可能会延迟到十一假期。对此,我们要有信心。

  时代周报:2003年“SARS”对经济的冲击主要集中在二季度,但今年新冠肺炎疫情主要集中在一季度,且是春节期间,这是否意味着对经济的冲击力将大于17年前?

  白景明:近年来我国经济有一个特点:每年一季度因为春节因素,消费增幅会较高,并对一季度经济有较强的支撑力。今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在春节期间,对当前经济特别是对消费的影响较大,尤其是对生活服务、交通运输、文化旅游、酒店餐饮和影视娱乐等服务消费影响较大。可以肯定的是,疫情对一季度的经济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但我认为,不能由此推断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对全年经济的冲击力会超过17年前的“SARS”。疫情本身对供求基本状况的冲击没有那么大,目前来看也不会破坏中国经济整体的供求系统,不会动摇基础结构的稳定性。此外还需注意,我国目前处于经济增速的换挡期,过去GDP增速在10%左右,现在是6%的水平上,所以要区别开来看。而且我国现在是基数很大的经济体,对基数大的经济体的冲击,和对基数小的时候是不一样的。

  时代周报:考虑到短期内疫情对中国经济造成的冲击,一季度的逆周期调节力度是否会加大?

  白景明:客观而言,在疫情没有大规模出现的时候,今年年初本来的逆周期调节力度就大于去年。财政政策上,减税降费要求做实做细;货币政策上,1月央行累计投放流动性资金超过1.9万亿元。这符合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定调,宏观政策要稳,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大力提质增效,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当然,疫情大规模出现以后,我国政策力度客观上有所加大,特别是财政政策,减税和增支都加大了力度,全方位及时跟上,联防联控,多方面共同发力。近期,财政部、税务总局、发改委等出台了多项税收支持政策,涉及疫情防控期间,对企业的税收支持政策、个人所得税政策、捐赠税收政策、免征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等。

  在个人所得税方面,对参加疫情防治工作的医务人员和防疫工作者按照政府规定标准取得的临时性工作补助和奖金,免征个人所得税。与此同时,针对疫情,特定的公共卫生增支,1月27日,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下达2020年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和基层疫情防控补助资金99.5亿元,加上已经提前下达的503.8亿元,今年中央财政安排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和基层疫情防控补助资金603.3亿元。截至2月6日,各级财政共安排疫情防控资金667.4亿元,远超去年一季度。

  我国的财政政策不是简单的经济调控政策,客观上有逆周期作用。促进社会发展,维护社会稳定,保障民生,是其根本落脚点。

  时代周报:2月3日和4日,央行两日向市场投放流动性资金累计达1.7万亿元。疫情冲击下,一个普遍共识是货币政策保持相对宽松,对此你如何看待?如何解决货币政策传导不畅的问题?

  白景明: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以后,对生产经营活动有一定的冲击,此时货币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加大力度,反映出其相机抉择的特点。

  关于货币政策传导不畅的问题,要多方面理解。现在认为货币政策释放流动性较大,但投资增长率不高。关键要对中国经济有一个基本认识,即现在与过去不一样了,2019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990865亿元,迈向100万亿元大关。人们大体量的需求相对饱和,需要等待未来经济的进一步增长。在这个格局下,无论货币政策多宽松,投资增长率势必会降低,因为投资主体需要得到市场对其投资的认可。以汽车为例,2018年,我国城镇家庭每百户汽车拥有量从2013年的21.5辆提升至40辆,阶段性饱和的问题已经出现。理解政策效率,不要简单地说财政政策、货币政策要拉动经济多少增长率,不能说拉动率低于以前。还需注意的是,拉动的百分点是在什么基数上。2003年我国GDP只有不到12万亿元,2019年90多万亿元,拉动0.5%,就是4万多亿元。

  时代周报:目前苏州、上海、北京、浙江湖州、山东青岛等地出台了相关举措帮扶中小企业,主要集中在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和降低企业成本上。你如何评价目前的帮扶力度?

  白景明: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是我国政策的基本落脚点,出台这些政策是及时且必要的。有人分析各地的政策,认为不够全面,而且力度不够,这要多角度来看,力度或者结构性政策的内容,要根据经济情况和客观现实的变化等各方面因素而定,力度也只是相对而言。

博狗app
上一篇:金柏丽雅逐鹿羊城 抢占千亿智能家居市场__中洁网
下一篇:什么是智能淋浴房?和多功能淋浴房相比有哪些不同呢?